名城西安 » IT科技 » 正文

阿里巴巴特色支付方式

2017-10-12 综合媒体

第三方支付,就是一些和产品所在国家以及国外各大银行签约、并具备一定实力和信誉保障的第三方独立机构提供的交易支持平台。在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的交易中,买方选购商品后,使用第三方平台提供的账户进行货款支付,由第三方通知卖家货款到达、进行发货;买方检验物品后,就可以通知付款给卖家,第三方再将款项转至卖家账户。第三方担当中介保管及监督的职能,并不承担什么风险,所以确切的说,这是一种支付托管行为,通过支付托管实现支付保证。

网购平台是指基于互联网,为了促成买卖双方交易而建立的平台。

沈逸:中国成网络空间治理重要一极

从技术源流和最初的发展来看,促成全球网络空间形成的互联网是美苏冷战的产物。但历史老人也用自己的智慧明确告诉人们,只有在冷战结束后,只有在走出了冷冰冰的核武器指挥控制通信系统的应用领域,只有在超越了国防承包商与合作研究方的狭隘圈子后,互联网才真正迎来了高速发展的空前机遇。

如互联网发展历史所证明的,一旦冷战结束,突破意识形态和两极体系边界的束缚,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革命以无人能够预料的高速席卷世界各地,在传统的陆、海、空、天之外,形成了人类活动的第五域,即全球网络空间。

受到早期发展历史影响,互联网以及支撑互联网的关键基础设施与资源,具有显著的双重属性:一方面,从相关设备、设施以及技术的物权和知识产权来看,美国政府、美国公司以及美国的研究机构,具备基于历史和技术能力原因的先发优势,在某种意义上说,早期的互联网确实可以看成是美国的互联网,或者美国主导下的互联网;另一方面,从互联网的接入者跨出美国国防承包商与科研机构的小圈子,进而迈出美国的国界,并最终超越冷战边界后,互联网以及由互联网扩散而催生并最终形成的全球网络空间,就注定是世界的,或者说是全人类的。

如“软实力”概念提出者、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所指出的,全球网络空间的高速发展,发生在人类社会既有的政治、社会、经济、文化结构之中,受信息技术自身特点与内生规律影响,网络空间与这些结构彼此渗透,交互影响。在国际体系中占据优势的霸权国家,谋求在网络空间复制并巩固单极主导下的体系,确保自身的主权管辖范围能够借助网络空间蔓延到全球;其他国家,尤其是新兴国家,则试图确保网络空间为发展服务,用各种方式兼顾安全与发展,尤其是努力实现约束霸权国家滥用自身优势实现对网络的破坏性利用,保持网络空间战略稳定等目标;同时各方又都希望能够有效反制网络恐怖主义等新型威胁。由于网络空间发展的速度超乎所有行为体的预期,因此对互联网以及网络空间不同属性的理解,导致了治理网络空间存在不同的秩序和规则之争。

这种秩序和规则的争议,核心之一,就是遵循何种程序治理支撑互联网的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资源。这种争议最经典可能也是最具象征意义的案例,就是围绕互联网域名解析系统的根服务器、根区文件以及根区文件系统展开的微妙博弈:1997年至1998年前后,美国商务部通信管理局与有“互联网教父”之称的波斯泰尔教授就此问题展开了第一轮“较量”,最终达成的暂时妥协,就是形成了商务部通信管理局对互联网名称和地址分配机构有关根区操作流程的行政管辖;美方提出的“多利益相关方”原则,即政府、公司、国际组织、技术社群、个人基于“自下而上”的原则共同治理,也成为事实上的标准。

但这种博弈从未真正结束,不希望互联网的关键基础设施与资源处于美国政府单一管辖下的努力也从未停止过。在全球网络空间高速发展的同时,原有的治理秩序面临深刻的变革需求。不同行为体正在推动各种不同的方案,构建符合各自利益诉求的全球治理秩序。从2003年的突尼斯进程,到2016年的互联网号码分配局(IANA)监管权限转移,都是这种秩序之争的体现。而与此同时,崛起的中国开始迅速走向全球网络空间治理核心区,并成为具有日趋重要影响的行为体。

1994年中国全功能接入互联网,经历20多年发展所取得的成绩,使得中国具备了走向核心区的底气与自信。

其一,中国互联网的规模指标已经跃居世界首位。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的统计数据,截至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