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城西安 » 电视 » 正文

流潋紫也被点名尬抄

2017-08-11 综合媒体

祺贵人,电视剧和小说《后宫甄嬛传》中的角色,由唐艺昕饰演。瓜尔佳‧鄂敏之女,满军镶黄旗出身,清高狂妄,依附于皇后,假意与甄嬛交好,实际与甄嬛为敌。故事之初选秀女时大病未能参加,苦等三年,三年期满却已不再举办选秀,因其父扳倒年羹尧之功与皇后助言,才得以入宫。赐号“祺”。原应居住在储秀宫,但因认为和甄嬛交好有好处而搬去碎玉轩。与其阿玛陷害甄嬛一家,使甄氏一族一败涂地,甄嬛产女胧月离宫后,瓜尔佳氏晋升为嫔位,并重新搬入储秀宫,成为储秀宫主位。皇后亲自赏赐红玛瑙串(实为红麝香珠),使她多年不孕的原因,由于该物过于名贵,平常人难辨,而且为皇后所赐,无人敢告知实情,而且她一直引以为豪时常佩戴而不孕。入住储秀宫后,时常拿嫔位的身份欺压同居于储秀宫的欣贵人,欣贵人位分低,一直不太得宠,祺嫔争宠争不过旁人,却专抢欣贵人的恩宠。与安陵容(安嫔)同为皇后身边之人,但两人却一直面和心不和,祺嫔因个性更浅薄张扬,方便驾驭,比较得皇后看中。后因目无尊上、责打宫女,降为贵人,且移至交芦馆闭门思过,下令无旨意不得出宫。受皇后挑唆,集甄府婢女玢儿、永寿宫婢女斐雯以及甘露寺尼姑静白,指控甄嬛与温实初有私情不成后被打入冷宫。为往养心殿外替瓜尔佳氏一族求情而逃出冷宫,雍正念其侍奉多年,只贬为庶民。但在养心殿外不停喧闹并大骂侮辱甄嬛,苏培盛私下令侍卫痛打致死,拉至乱葬岗掩埋。结束其悲惨的一生。

江苏高邮不光出咸鸭蛋,还出了个汪曾祺

近日迷上了汪曾祺的小说,这一迷不打紧,把书店里能够找到的汪曾祺的各种小说选本一股脑儿卷了回家,钱包的身条立马变得清秀了许多,可书橱随即臃肿了许多,这还不算,我的床头床尾也被书侵占了大片的领土。妻子皱着眉头叨叨我:“你看看你的卧室,还有插脚的地方么?简直是个狗窝!”我看了看卧室,看了看横着竖着躺了半床的书,自知理亏,也就腆着厚厚的脸皮陪笑:“也是,也是,能看读汪曾祺的小说,这狗倒也不俗,狗窝就狗窝吧。”

我感觉读汪曾祺似乎有个年龄的门槛。初上大学,就听说了汪曾祺,也鸡零狗碎地看了《受戒》、《羊舍一夕》、《老鲁》、《鸡鸭名家》,看了也就看了,内心并没觉得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当时还产生淡淡的失望,觉得并不像有人吹乎的那样高明。

随着年龄渐长,加之断断续续地看了些汪曾祺的散文,看了江青点名由汪曾祺主笔的剧本《沙家浜》,再加上一些研究者发表的对汪曾祺的评传,对这个外貌有点憨厚有点慈祥长着一对长长寿星眉终日捧着烟斗的老头儿有了更深一点的了解,突然就想起了该沉下心来,静静地读一读他的小说,伴着他文字背后似乎不散的烟草味儿,细细地品一品他那小说背后似淡而实浓的人生百昧儿。

流潋紫也被点名尬抄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读汪曾祺的小说是个什么感觉?如果有人问我这样的话题,我一定会这样回答:像极了坐在一位性格平和性情散淡的老头儿面前,看他衔着大大的烟斗,那烟斗里徐徐地袅袅地升腾着青白色的烟雾——唉,我真找不到一个更合适的词儿来替代,说烟雾似乎太浓,说烟团似乎太重,说烟丝儿又似乎太虚幻——他不疾不徐地给你说着,就像田间地头的老农蹲在那里给你扯着庄稼的长势,又像是老太太盘着腿儿给你扯闲片儿——风土人情陈年旧事家长里短,一桩桩,一件件,就这样面对着面儿絮叨着,温和却又平淡……

要我说啊,汪曾祺的小说并不是适合所有的人群,那些乳臭未干不谙人间世事的男女娃娃大多不会轻易被汪曾祺吸引——他们因为没有人生阅历的沉淀,很难读出他的小说的沧桑感,更难品味出汪曾祺淡淡的文字背后隐藏着的喜怒哀乐,当然也就更难读出迷散在字里行间的各种感慨;还有那些虽然度过了一定的生理年龄内心却一直混沌不开的中年人,还有那些永远似乎风风火火终日日理万机蹄不沾地连喝壶茶的心思也没有的大忙人,当然不客气地说还包括一些先天愚钝成天只能把字当字来读的人。他最合适的受众其实首先有一定的文化修养,有一定的生活阅历,有一颗能够暂时脱离尘嚣沉入到另一个世界的心,感觉敏锐善于捕捉蛛丝马迹善于联想而又感情细腻:这样的人是汪曾祺小说最合适的受众,最容易与汪曾祺通过文字完成灵魂与灵魂的对接,完成穿越时空的交流。

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概括汪曾祺的小说特点——首先我得声明啊,我不是学者,不是评论家,不是专业研究者,我只是以一种自由阅读者的身份来概括自己的内心感觉——那就是“干净”。

对,就是这个词儿,干净!

如果非让我再加一个词儿,那就是“分寸”。

好,写到这儿,算是开了个头吧。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