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民主党与共和党分布 共和党对华政策

综合媒体

加利福利亚州加州面积41万平方公里,仅次于阿拉斯加州和德克萨斯州。人口为3387万人,占全美国七分之一,居五十州的第一位。有90%的人口住在城市,城市化比例在50州中最高。加州在美国政治、经济、教育科技方面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在高科技产业和高等教育方面独具特色。加州的政界人物中,先后有出任过美国总统的尼克松和里根。由于加州议员多,选民多,历届总统都不敢怠慢加州。

加州的经济非常强大,GDP占全美的14%,经济规模达1.56万亿美元,经济实力位居美国第一,假设她是个独立的国家,她可以号称全球第五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欧盟、日本和中国。150多年前的加州还是片荒蛮之地,在短短的150年间,加州经济经历了从以第一产业为主、过渡到以第二产业为主、再过渡到以第三产业为主的经济结构转变过程,并在今天的信息社会和新经济发展中抢占了领跑者的地位。加州高科技公司林立,世界最著名的高科技产业区硅谷就坐落在加州。

高等教育方面,有加州伯克利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理工学院、南加州大学、加州州立大学等世界著名大学,许多高科技成果就是从这些大学研究成功并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世界高科技产业的代表硅谷就是这样形成的。由于此地高科技公司林立,这里的公共管理和工商管理水平在美国也名列前茅。众多的新型高科技公司对各级政府的公共管理在理念、效率和手段方面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促使政府不断地改革和完善工作方式和服务质量,提高公共管理和服务水平。

美利坚合众国(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简称美国,是由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50个州和关岛等众多海外领土组成的联邦共和立宪制国家。其主体部分位于北美洲中部,美国中央情报局《世界概况》1989年至1996年初始版美国总面积是9,372,610 km2,1997年修正为963万平方公里,人口3.2亿,通用英语,是一个移民国家。北美原为印第安人的聚居地,15世纪末,西班牙、荷兰等国开始向这里移民,英国则后来居上。1773年,英国已建立13个殖民地。1775年,爆发了北美人民反抗英国殖民者的独立战争。1776年7月4日,在费城召开了第二次大陆会议,由乔治·华盛顿任总司令,通过《独立宣言》,正式宣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成立。独立战争结束后的1788年,乔治·华盛顿当选为美国第一任总统。南北战争之后,美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得以迅速崛起。19世纪初,美国开始对外扩张,历经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国力大增,是当今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超级大国,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创新等实力领衔全球。

特朗普当选影响美日光伏市场 2017中国分布式光伏如何突围而出?

9日,随着唐纳德·特朗普率先获得超过半数(270)选票,击败希拉里成为美国白宫下一任主人,而特朗普代表的共和党也将取代目前的民主党,成为新一届执政党。

按说大洋彼岸的一场总统选举,不应该在远隔万里之外的中国收获如此众多的关注,牵动亿万人的心弦,怪就怪在特朗普在大选前宣称,他已经“提交停止所有清洁能源发展的提议”,将带领美国重回“传统能源”时代,回归共和党人的利益根本。

所以,在中国光伏人的眼里,这场刚刚结束的大选,不单单是别国两个政党的政权之争,更是影响未来光伏产业发展前景的新旧能源之争。而希拉里此次的败退也将意味着,自特朗普履职之日起,包括光伏在内的新能源将在美国市场遭遇前所未有的冷遇。晶科副总裁钱晶表示,未来“晶科做好了两手准备,高层包括美国团队已有几套方案在手”以应对美国市场的变化。

占比13.6%的黄金美国市场时代即将蒸发

美国市场对中国光伏产业的重要意义,不言而明。以2016年上半年国家能源局数据为例:整个2015年中国全国光伏新增实际装机15.1GW,而2016年上半年中国新增光伏装机超过20GW,下半年保守估计将新增7-8GW,全年新增光伏装机近30GW;在电池组件方面,2016年上半年组件出货量超过27GW,其中13.7GW价值68亿美元的电池组件用于出口;在1-5月份中国光伏产品出口市场占比中,13.6%的光伏产品卖到了美国,价值87.7亿美元。此外,截止至2016年上半年,代表中国光伏半壁江山的晶科、天合、晶澳、阿特斯、韩华、昱辉大全、英利等几大公司均在美股上市。

业内人士都清楚,虽然印度、智利等新兴市场近年来发展迅速,但是美国市场却实实在在的是“叫得上价”的黄金市场。失去美国市场,将是中国光伏产业不可承受的损失,更何况2017年会出现意外的不止美国,还有我们的近邻日本。

每年近10GW装机容量的日本市场也将面临困境

在高额FIT收购政策的推动下,近年来日本市场飞速发展。有机构预测,2016年日本新增光伏装机将达到历史的10GW。

然而在2016年2月,日本产业经济省通过通过新的FIT修正案,修正案规定:1、行的认证设备改为认证发电业务本身;2、2017年度以后的收购价格的确定,新引入了“竞标制度”和“降价时间表”;3、履行可再生能源电气收购义务者,从电力零售商变成了一般输配电企业。虽然新的收购价格没有明确,但是事先有消息表明,2017年4月以后收购价格将狂降11%。如此可以预见,明年日本市场的装机容量将大大削减,乐观估计将保持在一年2GW左右,削减近8成,远非之前10GW/年的体量可比。

与美国市场近似,日本市场在世界光伏产业格局中占据重要地位,在亚洲除了国内市场,日本可算首屈一指。单单一个日本市场就可以支撑几家上市企业。未来在美日相继失守的前提下,如何保障国内光伏制造企业的利润并继续发展,是每一个有志之士需要深思的问题。

国内市场地位凸显,全力推进分布式发展

在未来日美市场不利的大环境下,中国国内市场的重要性就更加凸显。

前不久,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文件显示截止至2020年,全国太阳能发电装机目标110GW以上,其中分布式光伏60GW以上,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截止至2015年底,我国光伏发电累计装机容量43.18GW,其中,光伏电站37.12GW,分布式6.06GW,年发电量392亿千瓦时。自2016年期,“十三五”期间国内光伏新增装机目标近68GW,其中分布式近54GW。保利协鑫副总裁吕锦标提醒国内光伏企业“抓紧时机,通过技术创新实现全产业链的做大做强,以降低光伏发电成本来拓展国内市场。”

可以看出,未来在日美大概率缩减光伏发电市场的同时,中国国内市场尤其是国内分布式市场却逆势增长,从政策端迎来了需求高潮,令各大企业不得不重新评估国内分布式市场的价值。

退出机制破冰分布式模式创新

五年内54GW的潜在分布式光伏市场,容不得任何人小觑。然而多年来由于规模至上的粗放式发展,中国光伏产业在电站的施工质量、运维质量、产品质量等方面都缺乏重视,落到环境更加复杂要求更加苛刻牵涉各方更多地分布式光伏上,就无法贯彻上至业主用电户下至光伏供应链的信任体系。而无法解决上述的信息不对称,分布式蓝海也就始终浮在半空落不了地。

记者日前从资本市场获悉,有金融机构从电站融资的“退出”入手,彻底破冰分布式光伏所面临的信任困局,让那些质量、收益有保障的优质电站真正成为交易的主体,从资本端打通分布式光伏模式创新,迎接分布式光伏的全面爆发。

索比光伏网

外媒:美国2016大选将重画国安路线图

美国正处在国家安全战略的转型期,其重要性不亚于越战后的转型,或许像冷战最初几年里的转型一样关键。尽管当前关于美国未来在全世界作用的争论仅限于智库、学术界和媒体,但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这种局面将发生变化。随着民主党与共和党内部及彼此间的不同构想勾勒出各种政策选项和抉择,国家安全将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对于美国和全球安全而言,其中牵涉重大的利害关系。

当然,目前准确地预言形势发展为时尚早,因为谁都不知道哪些候选人将取得优势。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是民主党当前的热门人选,所以她在国家安全问题上的立场受到了严格检视。不过,她尚未正式宣布将参选,而且有着不参选的充分个人理由。在共和党方面,没有明确的领先者或者候选人,所以一切皆有可能。不过,无论谁在初选中亮相,党内争论都将围绕重大战略问题展开。

对民主党来说,核心议题是军事力量应该在美国战略中发挥的作用。尽管许多美国公众希望美国在全世界低调一点,但中间派和进步主义的民主党领导人都支持美国实施积极的外交政策。不过,许多左派民主党人希望减少动用武力。中间派赞成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旧有战略:展开全球接触,但愿意在某些情况下动用武力,以制止美国盟友面临的直接威胁并支持国际维和行动,同时积极向友好国家和团体提供军事援助。

无论最终获胜的是哪一派,民主党被提名人都必须设法与奥巴马总统的国家安全政策拉开距离。就连政治温和派都广泛认为他的政策是失败的。不过,被提名人在这样做的时候不能直接否定奥巴马。共和党候选人当然会用奥巴马的记录来极力让民主党被提名人难堪。如同国内经济问题一样,竞选期间的世界局势越糟糕,共和党候选人在国家安全战略问题上的优势就越大。

对共和党来说,争论焦点很可能是美国参与促进全球安全的合适尺度。共和党内越来越多的人主张,除了在支持诸如以色列等关键盟友时之外,美国应该低调一点。我们可以称之为兰德·保罗派。这些人认为美国为推动和掌控全球安全而付出的代价超过了好处。抽身而退可能有助于进一步削减国防开支,从而在不增税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