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城西安 » 国际 » 正文

特朗普感谢普京

2017-08-11 综合媒体

罗德里戈·杜特尔特,1945年3月28日出生于莱特省马阿辛市,菲律宾新任总统,曾在菲南部棉兰老岛最大城市达沃任市长25年。2016年5月30日,菲律宾国会参众两院召开联席会议,宣布罗德里戈·杜特尔特为菲律宾下一届总统。2016年6月30日在菲律宾总统府马拉卡南宫正式宣誓就职,成为菲律宾第16任总统。

叙利亚民间掀“挺俄”热潮,百姓名字后面加“维奇”

特朗普感谢普京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0月13日,在俄罗斯驻大马士革大使馆外,叙利亚人打着普京与巴沙尔头像,支持俄罗斯空袭IS目标。法新社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杨臻 发自大马士革
一层秋雨一层凉。一场秋雨褪去了大马士革熬人的暑意。
10月14日,俄罗斯驻叙利亚大使馆外,人头攒动,热火朝天。放眼望去,俄总统普京、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大幅画像和两国国旗交相辉映。数百名叙利亚民众自发聚集于此,支持俄罗斯在叙打击极端组织的军事行动。
“俄罗斯和叙利亚一起消灭恐怖主义!”、“感谢俄罗斯的真诚帮助”、“向俄罗斯政府和人民致意”……人们高举着各式各样的标语,高喊着口号,振聋发聩。
然而,从天而降的两枚迫击炮弹令这一切画风突变。
叙利亚民间掀起“捧俄”热潮
一枚击中了俄罗斯大使馆的楼顶,另一枚落在了使馆的庭院中。在不远的几个街区以外,也传来了爆炸声。统一嘹亮的口号声成了此起彼伏的惊叫声。满街的人如惊弓之鸟,作鸟兽散。
所幸此次袭击未造成人员伤亡。大马士革作为叙利亚的首善之地,也无法幸免于这些难以预料的炮击。
位于大马士革市东部的俄罗斯使馆,距离盘踞在大马士革东郊朱巴尔、杜马等区的反对派距离仅有数公里,因此频繁遭受来自这些地区的反对派武装使用迫击炮袭击。
仅在今年,俄罗斯使馆就曾至少4次被迫击炮弹击中,其中发生在9月份的袭击导致3名俄罗斯外交人员受伤。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稍后在莫斯科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显然是恐怖袭击,最可能的动机就是恐吓反恐行动的支持者,阻止他们战胜极端主义。”
暂时没有组织“认领”这次袭击。不过,在前一天晚上发布的讲话录音中,“基地”组织叙利亚分支“支持阵线”头目阿布·穆罕默德·朱拉尼鼓动支持者袭击俄方目标,就俄在叙利亚空袭极端和恐怖组织“以牙还牙”。
朱拉尼威胁道,要让俄军在叙利亚感受到“比阿富汗更深的恐怖”。苏联1979年入侵阿富汗,在持续近十年的战争中损失大约1.5万人。
9月30日,俄罗斯开始在叙对“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目标实施空袭,至今已持续了两周。叙官方和媒体认为,俄空袭已起到了显著效果,不仅打死大批极端武装分子、摧毁了大量据点和武器装备,还大大打击了极端组织的士气,大量极端分子无心恋战,逃向土耳其。
此消彼长。今年以来在战场上鲜有进展的叙政府军在俄空袭的配合下连连收复失地,士气大振。

俄罗斯此次挺身而出,也在叙利亚民众间掀起了一股“捧俄”的热潮。市场上带有俄罗斯元素的商品成了热销品;社交网络上一些关于普京的漫画受到叙利亚网友们的广泛点赞和转发。《国际先驱导报》记者的一位名叫纳德尔的当地朋友甚至将自己在“脸书”上的名字改成了“纳德洛维奇”——一个极富俄罗斯人色彩的名字。
此外,关于俄罗斯下一步的军事部署也成了叙利亚民众茶余饭后最关心的话题,各种流言在此间层出不穷。但舆论普遍认为,俄罗斯会继续加大对恐怖组织的打击力度,为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带来一线曙光。
俄打乱反政府极端武装阵脚

今年春天以来,叙政府军在战场上疲态尽显,尽管有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的军事支持,但4年多的消耗导致其兵源紧张、士气下降,叙政府军在多条战线连吃败仗。今年3月,反对派武装联盟“征服军”攻占叙北部省份伊德利卜;4月,南部与约旦接壤的陆路口岸城市纳西卜相继告失;5月,叙中部历史古城台德穆尔(又名巴尔米拉)又被“伊斯兰国”夺去……政府军此前死守的“首都大马士革-中部霍姆斯-西部沿海地区”的战略核心区受到严重威胁。

“支持阵线”头目阿布·朱拉尼甚至在今年6月接受半岛电视台专访时宣称,他将率“支持阵线”攻占叙利亚阿拉维派聚居地、总统巴沙尔家族的老家拉塔基亚。这也威胁到了俄海军基地塔尔图斯港的安全。

今年3月,“征服军”攻占了伊德利卜省省会及大部分地区,并宣称建立“埃米尔国”。然而,构成“征服军”主力部队的则是“基地”组织在叙分支“支持阵线”,绝非西方官员和媒体所报道的“温和”反对派。

但在一些西方媒体的报道中,大多都把重点放在“伊斯兰国”,而或多或少地淡化了“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