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20种药品被重点监控 四环医药7个品种列入目录

新京报网

如今“神药”被纳入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目录,冀连梅表示,这个几乎要掏空脑血管病人口袋的“吃钱老虎”,终于被关进“笼子”里了,此举对医保控费具有重要意义。

一些患者的普遍心理认为,一些药物虽然没用,但也不一定有害处,于是抱着“可能有用”的想法,宁愿多花点钱,使用此类药物。

原标题:20种药品被重点监控“神药”清退加速

7月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生物制品)》(以下简称“《目录》”),各省将在此目录基础上形成省级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并公布,重点监控目录内药品的临床应用,“神药”清退加速。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录中包括神经节苷脂、脑苷肌肽等20种药品,涉及671个药品批文。172家药企的产品上榜,其中有超过20家上市公司或旗下公司。医药魔方数据显示,上述品种合计市场规模475亿元(按2018年销售额计算)。

“神药”“万能药”清退早已开始

7月1日发布的国家级《目录》囊括20个品种,包括神经节苷脂、小牛血清去蛋白、马来酸桂哌齐特等,其中12个品种属于神经/血管保护剂类,3种属于细胞保护剂,3种为免疫调节剂,还有能量补充剂及其他。

此前国家卫健委一直以“辅助用药”来表述这些品种,但由于业内对“辅助用药”定义存在争议,企业也反对这种叫法,此次发布的目录并未使用“辅助用药”一词。尽管称呼变了,但这类曾被冠以“万能药”、“神药”的药品一直以来都饱受诟病,在以药养医制度下,这类价格高、用量大的药品长期占用医保资金,其中又以注射剂占绝大多数,在各省临床用药市场都是TOP30的品种。

其实,早在2015年,全国清退“神药”的行动就已拉开序幕。2015年2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重点跟踪监控辅助用药、医院超常使用的药品,明确医师处方权限。”

2016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明确提出,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要列出具体清单,对辅助性、营养性等高价药品不合理使用情况实施重点监控。此后,各地也陆续开始出台限制辅助用药的相关政策。

2018年12月14日,国家卫健委发布通知,要求各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组织辖区内二级以上医疗机构上报辅助用药目录,品种原则上不少于20个。此次的国家级《目录》,正是在各省上报目录的基础上形成。

四环医药7个品种列入目录

新京报记者从国家药监局数据库查询到,此次目录中涉及的20个品种共涉及671个药品批文,其中批文最多的是脑蛋白水解物(115个批文),其次为胸腺五肽(100个批文)。小牛血清去蛋白、曲克芦丁脑蛋白水解物、复合辅酶三个品种均只有一家企业生产,分别为复星医药控股的奥鸿药业、四环制药和北京双鹭药业。

康恩贝、四环医药、舒泰神等超过20家上市公司抑或旗下公司均有产品进入目录。医药魔方数据显示,目录中的20个品种共涉及172家企业,合计市场规模475亿元,其中受影响最大的是四环医药旗下的四环制药,共有7个产品进入目录,市场份额大;复星医药也有4个产品进入目录。

此次发布的目录仅仅是第一批,根据以往各地发布的辅助用药重点监控目录来看,波及的企业远远不止这些。光大证券发布的研报曾指出,有超过60家医药上市公司的产品涉及辅助用药,包括丽珠集团、步长制药、红日药业、中恒集团、誉衡药业、赛升药业、亚宝药业、四环医药等。

“上榜”药品临床使用情况与绩效挂钩

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目录》时提出的要求,各医疗机构建立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管理制度,对纳入目录中的药品制订用药指南或技术规范,明确规定临床应用的条件和原则,并开展处方审核和处方点评;对用药不合理问题突出的品种,采取排名通报、限期整改、清除出本机构药品供应目录等措施,保证合理用药。

纳入目录的药品临床使用情况,将作为医疗机构及其主要负责人的考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