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城西安 » 明星 » 正文

张柏芝街边摆摊卖鞋

2017-08-12 综合媒体

在北京租房前,我从未想到住200元地下室是什么样的体验

张柏芝街边摆摊卖鞋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作者:我是初小猫 | 授权发布 | 来源:豆瓣

2007年,我大三,憋着一股子劲要来北京工作,于是从东北坐了9个小时的夜车颠颠簸簸的来到了这座城市参加招聘会。早上五点多,同学来北京站接我,一夜没睡,我困得在车站冰冷的椅子上几乎昏死过去。同学问我对住的地方有要求没,我只说了二个字“便宜”!于是我住进了北交大40块钱一晚上的地下室。一头栽倒在床上,秒睡。虽然床很硬,床单有脏东西,被子盖上去浑身痒痒,但是那一觉却睡得格外爽,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地下室也可以住人。

07年下半年疯子找到我,说也想来北京看看,于是我和她又坐着火车从学校来北京。那年北京的冬天特别冷,我俩拖着行李在交大附近找了个条件稍微好点的地方,没错,还是地下室,大小姐疯子奇迹般地说,“嗯,还不错嘛”。白天我们跑招聘会,晚上就窝在屋子里看电视。有时候白天爬着长长的楼梯往上走,手不自觉的就开始挡光,有时候一觉醒来,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白天还是晚上。

房东大妈是个矫情的老太太,总是在我们外出的时候,偷偷打开房门检查卫生,还一个劲的叨叨说我们的房间脏乱差。我俩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说话,趁她不在,就去她房间偷热水洗脚以作报复。在那里,我和疯子一直在聊着毕业以后的生活,聊着对生活的理想,乐呵呵的觉得世界很美好。

2008年,离我大学毕业还有半年,寒假没有直接回学校,又来了北京。在我的意识里,毕业了就要有工作,我接受不了新的生活到来,而我还没有为其做好准备,所以,我要在毕业前找到工作。和老妈要了500块钱,开始在北京找房子。在五道口的同学说那有个房子很便宜,一个月200块钱。我二话没说,房子也没看就要搬过去。

那是在五道口的一处城乡结合处,房子建在平房的屋顶上,是用白色板子搭的工棚,没有洗手间,上厕所要走十分钟去路边的公厕。邻居都是务工人员,一到晚上就看到他们骑着大板车,驮着得有5米高的废品回家。小理发店格外多,分布在街道的拐角处,不用多说,晚上生意都很好。

记得一天下雨,雨水打在板子上特别响,为了避寒我们把窗户糊上了报纸,还买了尿桶,窝在薄薄的被子里,朋友说“我对以后的住房没要求,只要是砖砌的就行。”

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跑两个面试,一天跑坏一双袜子,开始懂得在用人单位面前包装自己,懂得在陌生人面前自信的笑,不再内敛和羞涩。甚至因为面试,爱上了和别人去交流分享。因为条件实在太差,我在这里住了不到一个月就搬走了。同行的朋友都回了学校,我因为找到了工作,不得不继续坚持下去。

还要继续找住的地方。之前两次都是有人介绍,没有自己找过房子,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找。于是瞎头苍蝇一样去人大附近的电线杆子上看小广告,后来路人告诉我网上有很多房子,于是我又去了网吧。外边下着大雨,我在网上边搜边打电话,找到了北四环的一处小区。一居室5个人,房租1800。房子很干净,同屋住的都是和我差不多大的女生,那是我第一次住进了稍微像样一点的房子。

之后自己一个人上班、下班、做饭、吃饭,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和大学同学打电话。临近毕业,大家在学校摆摊卖东西,不亦乐乎。他们天天给我鼓劲,让我加油。

那时候全北京人民都在迎奥运,走在哪里都是蓝色的一片“2008,北京加油。”“新北京、新奥运”。汶川大地震,街头的献血队伍排成了长龙,公交车上,“可乐男孩”获救,全车人鼓掌。我拿到了人生第一份工资,2365元,在街头捐了65块钱给灾区。交了房租,给老妈买了微波炉,剩下的留给自己的毕业旅行。

2008年8月,我正式大学毕业,前几次的折腾让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从事的职业,坚定了做文字工作的决心。第一次正式的工作是在一家幼教机构做报纸和杂志的编辑,单位提供宿舍。我搬到了北五环天通苑,每天和同事们进进出出,工作上总是出漏洞,才知道爱好是爱好,要把爱好当成职业,我还差很多。

金融危机,公司裁员,一个应届的小黄毛丫头,被裁员是理所当然的事,老板叫我过去的时候很委婉的说“我觉得,你的文字……”第一次工作打击,我开始自我怀疑,强烈的自尊心,让我第一时间从公司宿舍搬出来。赶着同事们都上班的时间,我收拾东西,一包一包的往疯子那里运。从北五环到东三环,要做五站的公交车到地铁站,然后换乘两次,下车要继续走20分钟才到疯子的小区。来回折腾了两圈,实在体力不支。大家都在上班,我厚着脸皮打给一个没见过几次面的朋友求救。待全部搬完我已经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