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城西安 » 社会 » 正文

被传销撕裂的家庭

2017-08-12 综合媒体

被传销撕裂的家庭:父母辞职寻子两月才知儿子已死

原标题:被传销撕裂的家庭

今年3月以来,数名年轻人身陷各地传销组织而失去生命。每一名死者背后都有一个悲痛的家庭。

在官方最初的通报中,他们被冠以“无名男尸”。

但张海知道,儿子张超,25岁,学习好,孝顺,是家里的骄傲。7月14日,张超的遗体在天津市西青区张家窝镇一条小路上被发现。

何家贵知道,儿子何林坤,23岁,善良,没和人打过架。7月14日,被骗至山西运城的何林坤因拒绝参加传销活动,被多名传销组织成员殴打致死。

程翠英也知道,儿子曲鹏旭,24岁,一心想要出去闯的自信男孩。3月31日,曲鹏旭被发现死于天津市静海区静海镇范庄子村生态西湖内。

张超之死

7月14日,张海打给儿子张超的电话终于被接通,并不是儿子熟悉的声音。一名派出所民警在电话那头说,“张超死了。”

25岁的张超是家中长子,7月10日,他从山东郓城县老家出发前往天津面试。

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发布的通报显示,张超当日来津到静海区误入传销组织。

“他怎会误入传销组织?”张海等家人感到意外。

同样让张海意外的还有张超此前突然辞职回家。

张超表姐杨芳说,张超去年大学毕业后,到云南一家建投公司工作,“国企,有五险一金,一个月工资有四五千。”

今年6月底,张超辞了这份父母看起来挺好的工作,回到山东老家。

村里的发小张洋曾听张超提过换工作的想法。“他说以后要谈个女朋友成家,还要照顾上了年纪的爸妈,就想着回家来发展。”张洋说,张超从云南辞职后,并未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北京面试。后来北京的公司不如意,就打算回家再继续找工作。

张超的小姨说,他云南的工作挺好,就是有点远。他本来计划慢慢干下去,把工资涨起来。但想到家里爸妈年纪大了,奶奶也需要照顾,今年就想着换一份离家近的工作。

张洋记得,6月29日上午,他骑着电动车到郭屯镇,把拎着行李箱的张超接回村。当天下午,他就陪着张超在网上找工作。

被传销撕裂的家庭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8月8日,山东郓城县西张楼村,张超12岁的弟弟独自一人站在屋外望着大门口。他的父亲前往天津询问案情进展未回,母亲因极度悲伤卧床不起,屋里屋外全靠弟弟张罗。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

12岁的弟弟回忆张超在家的一个多星期,“几乎都在上网找工作,一直发简历。”

张超的简历中,透出求职的急切。他称自己“刚离职,随时可以去上班”,对于新工作,他甚至表示“可以从一名实习生干起”。他的期望职业是建筑施工现场管理,期望月薪:4000-6000元/月。

张洋理解张超找工作的急切,同是农村考出去的大学生,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支持上四年大学不易,“一家人都指着他。”所以,刚刚离职回家的张超,甚至不敢耽误几天,想快速找到工作。

新工作总算有了眉目。

张海听儿子提起,一家公司应许了他对薪资待遇的要求,但公司在天津有项目,需要去天津面试。

小姨说,张超之所以去天津找这家公司面试,是想着干一段时间能调回山东。

张超买了7月10日从郓城去天津的火车票,上午7时57分出发,下午3时15分到。

表姐杨芳回忆,到天津后,张超打电话给母亲报平安。晚上再联系时,张超称已在一家旅馆内住下。他说已经跟公司的人接上头,但是对方有事,要第二天才能面试。

7月11日,家人再次给张超去电询问面试情况,张超的反应有些“不对劲”。

母亲王英打电话时,张超并没有接。过了一会儿,张超给母亲回电说,感觉这里环境不是很好,不行的话就回去。

家人并未多想,12日一天未与张超联系。13日,王英多次拨打张超电话,已无人接听。

老两口隐隐觉得不放心,到14日一早再打电话,却得知儿子的死讯。

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通报称,张超误入传销组织后,7月13日,传销人员王某某发现张超有中暑症状,并服用藿香正气水等药物,但病情未见好转。当晚,传销人员王某某、刘某某雇用祖某某夫妇开车,共同将张超送往天津站让其回家。途中发现病情严重,将其遗弃。

7月14日7时许,警方在西青区张家窝镇灵泉北里南侧附近小路上发现了张超的遗体。

被传销撕裂的家庭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8月8日,山东郓城县西张楼村,张超居住的房间仍保留他离开时的样子。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

更多不幸者

发现张超遗体的那天傍晚,在山西运城,四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