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城西安 » 社会 » 正文

女子遭性侵路人拍照

2017-09-11 综合媒体

2012年5月8日晚11点左右,一名英国籍男子在宣武门地铁站附近,当街对一名女子实施性侵害。多名路人上前制止并将其打倒在地。事发经过的视频被施救者传到网上,引起极大关注。昨天北京警方通报称,该英国籍男子持旅游签证,他因酒后在公共场所猥亵女子,已被拘留审查。

强奸文化是指把性暴力看做是惯常行为的文化。在这样的文化中,所强调的不是如何制止强奸,而是如何防止被强奸。这一概念最初在20世纪七十年代由女性主义者提出,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受害者站出来分享自己的经历,“强奸文化”的概念也随之流行开来。

16岁女孩疑遭两老汉性侵 为真相做亲子鉴定

南方农村报3月25日报道 3月4日,化州市石龙中学校园内一片热闹的景象。男生们聚集在篮球场上拼得热火朝天,女生三五成群打着羽毛球。玩闹声、欢笑声、读书声汇聚,校园里到处洋溢着蓬勃向上的气息。

如果不是遭遇变故,小丽(化名)也应活跃其中。

如今已为人母的她,离校园越来越远。17岁的年纪,本应坐在教室里学习知识,接受教育,对未来充满憧憬和希望。而如今,在理想之翼张开之前,却遭遇暴风吹打。自己尚且不谙世事,命运却将她变成了一个女孩的妈妈。

去年9月,小丽被发现怀孕7个月,此后家人开始了寻找“肇事者”的努力。8个月后,真相仍犹如迷雾一般笼罩在化州市河西街道办北岸樟村的上空。

少女怀孕7月

家人浑然不知

去年9月8日,秋季开学第二周的周一。

像往常一样,晚上7点左右,小丽外公戴老伯忙碌了一天,挪动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甫一坐定,村中的热心人劳婆婆便登门来访。

“你外孙女怀孕了!”劳婆婆压低声音提醒戴老伯。

小丽刚升入初二,怎么可能怀孕?然而,劳婆婆确信无疑的语气,以及关于小丽大肚子的描述,仍让他背脊发凉。

他努力回忆,但仍找不出小丽任何反常的表现和行为。小丽从小住在舅舅家,由外公外婆带大。而如今,已经72岁的戴老伯对照顾这个外孙女已有些“力不从心”。过去一年里,老伴去了广西贵港,陪伴小丽的妈妈;小丽的舅舅戴艺明在深圳打工,08年春节都没有回家;家里只有小丽和外公两人相依为命。

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戴老伯每天早上7点就要去建筑工地,做“大工”指挥工地建设,晚上才能回家。白天,小丽要么上学,要么独自一人呆在家里,做饭、做作业,有时也干些简单的家务。祖孙二人只有晚上才能见面,但几乎没有交谈聊天的时间。

樟村位于化州的西边,离市区不远。和全国各地农村一样,外出打工是樟村村民寻找出路的重要手段,在总数5548人的村民中,有1/4的村民在城市打工,“年轻人基本都出去了”,“386199”部队是村庄的典型写照,除了孩子们的打闹能给村庄带来些许热闹气息外,大部分时间,村庄像进入睡眠状态一样寂静无声。目睹父母外出打工、孩子留守村庄的现状,村主任戴兴学觉得其中“藏有不少隐患”。

如今,“隐患”降临在小丽身上。

事实上,在告诉戴老伯“小丽怀孕”的前一天,劳婆婆和村中另外一名老人一起来到小丽家里。当天下午5点多,戴老伯仍未回家,她们自做主张为小丽做了早孕测试。

结果证实,小丽确实怀孕了。

被侵犯不敢声张

把怀孕当“长胖”

在外公不知、小丽无觉的同时,小丽的新科班主任钟老师已发现了她的异样。

开学第一天,钟老师便发觉她“怪怪”的:说话“上气不接下气”,呼吸急促,高高隆起的肚子总让人往怀孕的方面想。为了查明真相,钟老师曾多次与小丽谈话,试图打开她的内心世界,而每次交谈,小丽总是以沉默消极应对。

直到9月8日,小丽家人的来电印证了她的猜测。第二天早上7点多,钟老师将小丽送回了家。

“戴新民(化名)。”回家后,小丽称,是76岁的邻居戴新民“玷污”了她。

2008年春节前,外婆在广西,舅舅在深圳,家里只剩下外公和小丽。也许正是看准了戴老伯家中无人,罪恶的眼睛盯上了形只影单的小丽。

发生不幸后,小丽感到害怕,但她并未向任何人倾诉。

而天真的小丽也有其他方面的担忧。按照她的讲述,第一次被“玷污”是在白天,而如果告诉晚上归家的外公,她担心外公找戴新民算账,并把戴新民打死,“打死他要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