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城西安 » 社会 » 正文

江歌案刘鑫否认反锁屋门

2017-11-14 综合媒体

江歌案刘鑫否认反锁屋门

江歌母亲:开庭时一定要问陈世峰,为什么要杀人?

原标题:漩涡中的江歌案

“妈妈,我到中野站了,这会儿和刘鑫会合,一起回家”。 去年11月3日凌晨,留学日本的24岁江歌,和母亲在微信聊天。

江歌母亲告诉重案组37号,这之前两个月,刘鑫和男友分手后没去处,搬来和江歌同住。

刘鑫对《局面》表示,因为前男友找来要求复合,她拒绝后被一路跟随。因为有些害怕,就让江歌下班后在车站等她一起回去。

到家后,刘鑫因为来例假,先回屋换衣服。在门外的江歌却遇害了,时间是3日凌晨0时15分左右。

警方发布通告称,刘鑫听到门口的撞击声和呼喊声后报警。当警方赶到时,江歌已倒在二楼走廊的血泊中,其头部遭利刃砍伤,伤口长达10厘米,颈部和手部也有多处刺伤,送医两小时后因失血过多而亡。

凶手是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

▲江歌遇害300天后,江母与案件亲历者刘鑫首次见面。 《局面》出品

被挡住的猫眼

中野地区是东京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之一,以住宅区为主。去年11月2日下午4时许,一阵吵闹声打破了平静。

“听到二楼嚷嚷了一段时间,说的也不是日语。”住在一楼的房东告诉重案组37号。

房客是24岁的江歌,及两个月前与男友分手后搬来的刘鑫。

刘鑫在接受《局面》专访时表示,这之前,自己睡觉听到门铃响了。她通过猫眼看了下,走廊没人。随后,门铃再次响起。但猫眼被挡了,什么都看不见。

聊天记录显示,刘鑫告诉江歌,陈世峰给自己打电话了,让江歌快回来。

因为性格不合,她与陈世峰分手并搬离其住处。“分手后我们没有联系,除了10月12日我生日那天,他到我打工的地方送礼物。”刘鑫告诉《局面》。

按刘鑫说法,她听到江歌在屋外大声问,“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请你马上离开!”。江歌进屋后过了一会儿,两人因为晚上要打工,就一起出门。

江歌案刘鑫否认反锁屋门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去年11月5日下午,警察守在东京中野区江歌住所门口。受访者供图

刘鑫回忆,看到陈世锋在门边站着,低着头,跟着她们下楼,并诉苦说最近过得不好,睡也睡不好。

“三叔(江歌)拉着我的手说,少女赶紧走”。刘鑫说,一路上两人都没回头看。

刘鑫回忆,到中野站后,陈世峰跟着她们上了车,站得很近,但一句话没说。到新宿站自己转车后,他也跟着,发了一堆想复合的短信。“我很平和地告诉他,不可能复合。对方有一点威胁,但我想着他只是说说”。她说,自己给江歌发微信,说有点害怕。

野馄饨与没打开的门

当晚10点半左右,江母和往常一样与江歌微信通话,直到0点8分。

“谈了好多,我心疼孩子,嘱咐她打工不要太累。她说,别人家孩子出国留学都是家里有钱,她是拿妈妈后半生的养老钱,有什么理由不努力,还说等工作了每月给我发退休金。”江母告诉重案组37号,女儿还提到,刘鑫下班害怕一个人回家,她在车站等其一同回去。

刘鑫告诉《局面》,自己从车站出来,就看到江歌在楼梯口等着。江歌打包了聚餐没吃完的东西,还特意买了馄饨。路上两人开着玩笑,还计划找个碗盛着,到家门口吃野馄饨。

她的说法是,自己刚好来了例假,到家就去找换洗衣物。换裤子时,听到外面“啊”了一声,很高,很急。

在接受《局面》专访时,刘鑫提到,觉得是江歌的声音,就往外跑,但门要先拧一下才能推开,“我被一个非常大的力‘砰’地弹了回来”。刘鑫说,当时猫眼被堵,她看不到发生什么,再加上自己胆小不敢出去,只能报警。

11月4日,东京警方发布通告称,江歌室友听到门口的撞击声和呼喊声后报警。但警方赶到时,江歌已倒在二楼走廊的血泊中,其头部遭利刃砍伤,伤口长达10厘米,颈部和手部也有多处刺伤。送医两小时后,江歌因失血过多而亡。

屋门有没有被反锁?

江歌母亲认为,女儿是替刘鑫去死的,因为凶手是她的前男友陈世峰。

刘鑫告诉《局面》,此前江歌和陈世峰没有太多接触。“他是来找我的,三叔替我打抱不平,才惹怒了他。如果知道是陈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