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城西安 » 社会 » 正文

男子卖儿后连环拐卖 此等重犯为什么能够减刑

2018-01-12 澎湃新闻

男子卖儿后连环拐卖 此等重犯为什么能够减刑

【名城西安网编辑整理】 韩国一部电影拍的就是这样的,受害者家属自己把犯罪分子抓起来,不停的折磨,看着真爽。但感觉还是有点太轻了,因为他之折磨了犯罪分子,没有对犯罪分子的家人,比如孩子合父母动手,那样才能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他不仅是拐卖儿童,而且是欺骗了信任和招待自己的亲戚、工友。如果说他是禽兽的话,那是对动物的污辱。此等重犯,尤其是拐卖人口的,为什么能够减刑??

原标题:“幽灵”拐卖者:豫陕甘连环拐卖案始末

多年来,王军(化名)活得像冷血幽灵一般。

没人知道他内心是怎么想的,他常用化名,没有身份证,常年不回家,回家也“不讲一句真话”。1995年妻子离家出走后,王军把儿子“送”去河南伊川县,换来五千块钱,从此开始拐卖与躲藏的人生——

他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儿童下手,利用亲戚、工友的不设防,去他们家里吃喝玩住,然后拐走他们的孩子,卖到伊川县。

二十多年来,王军辗转陕西、河南、甘肃等地逃亡,曾无数次设想过被警方抓捕,直到2017年4月12日,他身穿迷彩服,头戴安全帽,在陕西凤翔县一处建筑工地落网。

追捕他的陕西省彬县公安局调查发现,1997年至1999年间,王军先后拐卖了4名儿童,而此前他就曾因拐卖儿童被判刑七年。民警说,在拐卖案中,只有孩子找到亲生父母才能确认,因此还无法确定王军实际拐卖了多少人。

连环作案

陕西省蒲城县刘家沟村,王军来到景小侠家时,穿一身西服,扎着领带,肩上挎着一个皮包,那是1995年的重阳节,王军说从延安打工回来,顺道过来看看妻姐景小侠和妻姐夫刘宏军。

景小侠对这个妹夫印象不佳:好穿着,嘴巴也滑溜。但总归也是亲戚。

第二天早上,刘宏军上工去了,王军说要带侄子去买方便面。景小侠当时在屋里烧饭,没有多想,胡乱应了一声“好”,王军就这样带走了三岁的刘江,走的时候,王军的皮包还放在景小侠家里的缝纫机上。

景小侠后来翻开皮包,里面只有一把牙刷和一条毛巾。

刘江被带走时,穿红色的上衣,蓝色的裤子,红色的布鞋,景小侠清晰记得。她不相信王军会拐卖自己孩子,和丈夫刘宏军跑到王军老家陕西省乾县紫遥王家村寻子。王军三嫂刘凤(化名)回忆,景小侠夫妇在家门口 “坐了一天一夜”,但王家人都不知道王军去了哪儿。

正当刘宏军发疯似的找儿子时,王军把侄子刘江卖去了河南伊川县城关镇,之后又开始四处寻找孩子拐卖。

1997年10月某一天,池均录在去彬县火石咀煤矿上班的路上碰到曾经的工友王军,对方说他好几天没吃饭了,池均录看他可怜,就带他回自己家里吃饭。

当天晚上,王军和池均录、池的三个儿子睡一个炕上。“就睡在这,”20年后,池的妻子李霞霞指着家里的炕说,“我们做饭给他吃,找地方给他睡,他把我孩子拐走了,我恨死他了。”

第二天早上,池均录去上班,王军把池的第三个儿子——六岁的池三洋偷偷带走了,走的时候李霞霞正在屋里煮面,王军跟她说带池三洋去买东西。

男子卖儿后连环拐卖 此等重犯为什么能够减刑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二十年前,王军和池均录以及池的三个儿子曾一起睡在这张床上。

男子卖儿后连环拐卖 此等重犯为什么能够减刑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年,彬县池均录家,还是二十年前的模样,一栋老式的土砖房。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