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已故少女被配阴婚 活人被配阴婚会不会死

手机乌兰察布网

既然讲究有阴婚这一说,这样强求把人家配婚,就不怕去世的这两位不同意会各种闹腾出事吗?

找个阴阳先生,用棺材钉做法,能把男方弄的家破人亡。我们这里有过这样的情况,是女人给家人托梦说自己嫁人了,家里人挖开了坟,发现尸骨没了。找先生用棺材钉做法,钉死了男方家的父亲和二弟,男方找到女方家里赔罪,才罢手

18岁少女去世18年,现在她已经36岁。

应该这样理解,女孩死时18岁,距今18年,这表达能力……

已故少女被配阴婚 活人被配阴婚会不会死

(图为家属锦旗感谢)

原标题:生活无法自理,却导演出掘尸大案—察右中旗“4.2掘尸案”全纪实

乌兰察布晚报记者 许晓东

4月2日,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中旗公安局接到报警,大滩乡某村的一座坟墓被人掘开,里面的尸体不翼而飞!察右中旗政府副旗长、公安局局长岳文国、政委闫阔林、副政委张志强闻讯,高度重视,立即下达命令:尽快侦办此案。刑警大队大队长贾海龙、中队长丁福海立即带领张振宇等民警赶赴现场,对案件展开了侦破工作。当日下午,犯罪嫌疑人薛某某在察右中旗养老院被抓获,翌日下午,另一名犯罪嫌疑人郭某某在四子王旗被抓获。目前,薛某某被依法取保候审,郭某某被依法羁押在察右中旗看守所内。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薛某某,男,汉族,1964年生人,户籍在察右中旗大滩乡,现住址在察右中旗养老院;郭某某,男,汉族,1956年生人,户籍在四子王旗库伦图乡,现住址在四子王旗乌兰花镇。)

周边村民带来的惊人讯息:有人在掘你家的坟

4月2日上午十时二十一分,察右中旗公安局接到报案,大滩乡某村的一座坟墓被人掘开,里面的尸体不翼而飞!

刑警大队的同志赶往现场,只看到狼藉一片:砌坟的砖头被扔得到处都是,棺盖随意横在一边,陪葬衣物散落一地。

死者的弟弟李某某讲述了事发经过:当日清晨,附近村庄的一位村民坐车出去办事,七时上下路过事发地,看到两个男人正在刨挖死者李某的坟墓,他当时还很遗憾地想,莫非死者的丈夫也已过世?那个时间,天已大亮,他做梦都想不到,有人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盗挖尸体,也就没当回事。

办事后,他路过死者弟弟李某某的村庄,并恰巧碰到了他,就顺便问了一嘴,不成想这句话出口,当即让李某某面色惨变!李某某冲回家去,和妹夫一道骑着摩托车向坟地疾驰过去,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他当即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现场勘查无法为办案提供及时的帮助

警方展开了现场勘查。

坟墓周边,散落着几枚烟蒂,一只白线手套。公路的路基下面,有一个手套的包装袋,墓穴中的砖缝里,也发现一个手套的包装袋。墓穴口的位置,分布着几枚残缺不全的脚印,路基下的草地里,有车辙印记。

如果车辙痕迹在土地上,无疑会给案件的侦破带来极大益处,可它偏偏是在草丛里,警方无法根据它判断出任何讯息。脚印则残缺不全,无法利用。警方判定,烟蒂、手套及手套的包装袋极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留下来的,因为它们都很“新鲜”。这些物件统统被送去检测。可这需要过程,也就是说,现场勘查无法给警方提供任何及时的帮助。

案发之时,监控设备系统升级

怎么办?

警方找到了事发时间路过事发地点的村民,这位村民说,他当时看到,坟墓下面的马路上,停着一辆白色轿车。但除此之外,他无法提供车牌号码和其他线索。

警方以事发地为中心,向周边扩散着寻找监控设备,与此同时,他们展开了走访调查,希望找到更多的目击者。可事发地十分偏僻,极少有人过去,警方并没有找到第二个目击者。在察右中旗米粮局和大滩乡交界的地方,警方找到了一处限速抓拍的监控设备,可当他们满怀希望地找到交管部门,提出要调取监控的时候,却被告知,事发之时,该设备正巧赶上系统升级,什么都没有拍到。在事发路段的另一边,他们找到了几个加油站,可都是些私人运营、管理的,根本没有安装监控。

案件陷入了僵局当中。

走访花圈寿衣店,一无所获

这时,有警察灵机一动:能否从售卖花圈寿衣的地方查找线索呢?

——据悉,在民间,流传着一种“配冥婚”的习俗:为了使死去的独身男女去到另外一个世界有家有室,丧家会出钱将另外的亡人买回来,为他们举办隆重的“婚礼”,将他们葬在一起。由于我国男多女少的人口比例,女性尸体尤为吃香。渐渐地,有不法分子动起了歪脑筋,将女尸盗挖出来,卖给需要配冥婚的丧家。这次,李某的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