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章莹颖曾买警报器 父亲章荣高出庭作证情绪失控

凤在青岛

每一次开庭都对章莹颖的家属是一种伤害,每一次开庭都是对她家人撕开还没愈合的伤口一样剧烈疼痛。

说句实在话,能让自己的孩子出国留学,说明家庭本身在国内过的还不错,至少是小康社会的水平!也就是说国内的发展环境还是可以!我就不理解为什么非要去国外留学,难道就是想让自己的孩子见见世面吗!明知道外国那么乱,还让自己的孩子出去!是的,有的时候要尊重自己孩子的意愿!但怎么不想想自己能独挡一面吗!不能吧!假如在国内,即便是谈恋爱谈崩了,最多不欢而散!至少鲜活的生命还在啊!所以说,一个家庭甭管有多富有,在国内好好的,一家子幸福最重要!

原标题:章莹颖曾买警报器到底经历了什么?青岛人看这

(9日),章莹颖案被告量刑进入庭审第二天,章莹颖的父亲章荣高出庭作证时情绪失控。章莹颖母亲则出现在视频中,描述着自己想成为一名外婆的愿望,这时,一名女陪审员站起身来,哭着离开了法庭。

章莹颖曾买警报器 父亲章荣高出庭作证情绪失控

综合美国中文网和伊利诺伊州WTTW网站报道,9日,章莹颖的父亲章荣高和她的男友侯霄霖出庭。

“如今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活下去。我也非常想看到女儿穿上婚纱。我也很想当外婆。可是,这些愿望都不能实现了。”当章莹颖母亲的采访录像作为检方证据在法庭上播放时,其证言令一位女陪审员当即起身要求离席,跑出法庭后忍不住落泪。

9日,在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联邦法庭,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案的量刑审判进入第二日。

庭上播放大学朋友证言:章莹颖曾购买警报器 不相信会上陌生人车

7月9日,章莹颖案量刑阶段进入第2天庭审。陪审团观看了章莹颖一位大学朋友的视频采访,这位朋友表示章莹颖曾给朋友们一个警报装置,有较强的自我保护意识。朋友为章莹颖坐上陌生人的车感到十分惊讶,至今不能接受她离去的事实。

据当地媒体《新闻公报》报道,当日下午,章莹颖父亲章荣高率先出庭作证。他回忆道,刚刚听到女儿失踪的消息时,夫妻俩彻夜难眠。“我不知道该怎么度过余生。莹颖,她是我的骄傲,也是我的所有”。

当检方向章父出示一张照片时,章父哽咽。法官让他喝了水,递上纸巾,让他休息了一会。

数分钟后,章父介绍,这是夫妻二人送章莹颖坐火车离开时拍的合影,“这是和女儿的最后一张照片”。他说,没有她,生活将不会完整。

章父作证期间,被告克里斯滕森或低着头,或闭着眼。章父作证结束,被告抓起一张纸巾,放在眼前。

随后,检方当庭播放了章莹颖母亲的一段采访录像。由于章母情绪不稳定,检方采取录像的方式让章母作证。

章母说,起初她并不想让女儿来美国,然而,女儿态度十分坚决。最终,她改变了想法,并给予了女儿全部支持。

“如今,我非常非常的难过。这件事真的真的太难了”,她说,“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活下去”。

章母表示,章莹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她主动帮忙做家务,课业从不让人发愁。

她哭着说,“我也非常想看到女儿穿上婚纱。我也很想当外婆。抱抱自己的孙子。可是,这些愿望都不能实现了。”

话音刚落,一名女陪审员起身要求离席。法官宣布休庭15分钟。据媒体报道,这名陪审员跑出法庭后哭了。据章莹颖家属代理律师王志东描述,休庭期间,庭上部分听众失声痛哭。

对此,辩方律师要求法庭替换陪审员。律师称,这名离席的陪审员做出的判决将存在不公正性。

之后,法官与这名陪审员及控辩双方律师在内庭会面,并询问其是否能继续这项工作。在确定她能公正地进行判决后,法官让她回到陪审团席间。

王志东指出,除了章莹颖父母作证外,当日章莹颖的男友、好友、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也相继作证。检方在量刑阶段共安排了8位证人作证。至此,检方的全部证人完成作证。接下来的几天将由辩方传唤证人出庭作证。

(综合凤在青岛、网络等)

展开全文